[双击左键滚屏]
女朋友被吓傻了
尹口 (2015-7-2 9:26:00) 16263 [    发表评论 0 ]
1

    十多年前,我高考落榜后,成了一名农村小学的代课老师。小学位于王家庄,是以前一所中学的老校舍。初中被撤并后,小学就搬了进去。学校的正面是一排教学楼,侧面是依山而建的宿舍楼,楼上住人,楼下是食堂和厨房。偌大的一排宿舍楼,就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住在里面,一到了晚上,除了虫鸣鸟叫,听不到半点人声,显得格外冷清。人们都说我胆子大,其实我心里清楚,不是不怕鬼,而是别无选择。不住宿舍楼我住哪里?
    村里住着的大都是老人和小孩,青壮年都到外面挣钱去了。只有两个人是特例:一个叫陈彩霞,一个叫王娅,她俩形影不离,干什么都在一起。她们跟我一样,都是高考落榜者。她俩之所以没有外出打工,是因为要到乡里跟人学裁缝。她俩白天学习,晚上回来住。我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小伙子,异性相吸嘛,她俩吃完饭总爱往学校跑。到了十来点钟要回去时,还得让我打着手电送她们一程。久而久之,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尤其是陈彩霞,她既不叫我季军,也不叫我季老师,而是亲切地叫我军哥,搞得就跟哥们似的。说实话,我对她还是颇有几分喜欢的,只是她帮我当哥们,我也就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了。
    有一次我们在聊天时,王娅突然讲起了鬼故事。陈彩霞连说她怕听鬼故事,叫她别讲了。可王娅却坚持要讲,说有我这个老师在,什么鬼都会退避三舍的。恐怖的是,鬼故事的发生地就是我所在的宿舍楼。大意是以前有一个女教师,因为失恋一时想不开,在厨房里上吊了。后来,一到夜里,厨房里就发出恐怖的声音,或呜咽,或幽怨,或哀嚎,让人听了寒毛直竖。没过多久,那个背叛她的男教师就在一天夜里离奇地死了,死的时候两只眼珠突出,大半截舌头露在外面,样子恐怖之极。她讲得绘声绘色,就像亲眼所见一样。
    在我送她们回村时,陈彩霞还心有余悸,她紧紧拽着我的手,丝毫不敢放松。可王娅却跟若无其事一样,一个人默默跟在后面。
    从那以后,一到了晚上,我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闪现出那个女鬼的画面。尤其是厨房,天黑以后,我绝不敢一个人走进去。有时即便忘了到厨房打水,我宁可不洗漱也不轻易进去。当然了,我毕竟是老师嘛,心里再恐惧,也决不能让别人知道,要是传出去,岂不让人笑话?所以,在人们眼中,我仍然是一个大胆的人。

2

    这天下午,还没放学呢,陈彩霞和王娅又来学校了。陈彩霞说她们的裁缝师傅临时有事,给他们放了半天假。放学后,她们又跟我一起去宿舍。到了那,陈彩霞突然说:“军哥,晚上我们俩准备在你这蹭饭吃,不会介意吧?”王娅也噘着小嘴:“我们这是第一次来‘敲诈’你,你要是个男人,就爽快点啊。”我一听,高兴还来不及呢,有俩美女陪我共进晚餐,岂有拒绝之理?我把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,说:“多谢两位美女赏脸!”
    王娅非常主动,她见桶里的水不多,便自告奋勇下厨房拎了一桶上来。那天晚上,柜子里能吃的都拿出来烧了。紫菜鸡蛋汤,笋干炖腊肉,还有一个炒黄豆,虽然简单至极,我们却吃得津津有味。吃完饭,收拾好碗筷,王娅突然说:“季军,都说你胆子大,不怕鬼,我看是吹牛吧?”我拍了拍胸脯:“男子汉大丈夫,怕什么鬼呀,当然是真的!”其实我心里很没底,不知道这丫头要出什么馊主意。
    王娅说:“那怎么证明呢?这样吧,你看桶里的水已经用完了,你只要到厨房里拎桶水上来,就证明你不是胆小鬼了。”陈彩霞一听,早已吓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,赶紧说:“王娅,别,我看还是算了吧!”我一听,也犹豫了,一想到厨房里的那个女鬼,就不寒而栗。王娅见我迟疑着,催促说:“你到底敢不敢?不敢也没事,只要当着本姑娘的面,说自己是‘胆小鬼’,我就饶过你!”我瞄了陈彩霞一眼,她正注视着我,在这个时候,我怎么能做缩头乌龟?我把头一甩:“小菜一碟了,这有什么!”
    我拿上手电筒,拎着水桶下楼了。临走前,王娅向我扮了个鬼脸。水池在最里边,要穿过食堂和厨房。刚走到一半,感觉阴森森的,似乎耳边响起了那女鬼的怪叫声。我忍不住身子打了寒颤,心里打起了退堂鼓。我背贴着墙壁,做了几下深呼吸,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。心想:好你个王娅,竟然如此整我!我想了想,决定以牙还牙。于是,我悄悄返回,躲在楼梯底下。我料定,只要躲在那一直不回去,她俩一定会到厨房找我。然后我再悄悄回到房间,到时一定把她们吓个半死。果然,十几分钟过去了,她俩终于嘀咕着走下楼梯。只听王娅说:“这家伙不会真的出事了吧?这么久还没出来,走,我们进去看看!”我看到陈彩霞一手拿着打火机,一手拽着王娅的手,哆嗦着往里走。
    我暗自好笑,等她们走远了,才悄悄回到房间。过了好一会儿,我听到了脚步声,知道是她俩没找到我后又折回房间了。为了达到吓人的目的,我盘腿坐在桌子上,瞪大眼睛,吐出半截舌头,在那一动不动。果然,陈彩霞一走进房间,看到我那恐怖的样子,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顿时晕倒在地上,王娅虽然胆大,也被我吓得不轻,惊叫着扭头就跑。
    我赶紧从桌子上跳了下来,叫道:“喂!我是故意吓唬你们的。”但已经晚了,只听“扑通”一声,然后就听到了王娅“哎呦”的叫喊声。
   我出去一看,原来刚才王娅黑咕隆咚的跑得急,不小心在楼道上摔了一跤。我急忙过去把她扶进了房间,她靠在我的肩膀上,使劲用拳头打着我:“你好坏,刚才真的吓死我了!”我说你没事吧。她说没事了。接着,我赶紧扶起晕倒在地的陈彩霞,掐了掐她的人中,又使劲摇晃着她的身体,喊道:“喂!快醒醒!快醒醒!你可别吓唬我啊!”王娅也过来帮忙,大声叫着她的名字。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陈彩霞终于缓缓睁开眼睛,喃喃自语:“鬼!鬼呀!”任凭我和王娅怎么说,陈彩霞就是缓不过神来,一直胡言乱语着。我害怕极了,难道她真的被吓傻了?这可怎么办哪?
    第二天,陈彩霞被吓傻的消息就传遍了全村,越传越离谱,出现了好多个版本。只有我最清楚,我是始作俑者。还好王娅替我保守了秘密,要不然陈彩霞的父母肯定饶不了我。那几天,我上课经常走神,因为承受着良心的煎熬。在那个年代的农村,人们的思想还是比较愚昧的,陈彩霞被吓成了神经病,她父母并没有带她上医院检查,而是带她加入了基督教,说主会保佑她恢复神智。结果呢,尽管陈爸陈妈每天祷告,陈彩霞的病情却丝毫不见好转。人们纷纷摇头叹息: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,就这样就被毁了。

3

    在陈彩霞出事后的几天里,王娅经常独自来学校找我。有她陪我,我的心情稍稍好了点,但心里却一直很难受。也许是王娅看出了我的心思,这天晚上,她突然提起了那晚激我去厨房打水的事。她说,其实她和陈彩霞一早就喜欢上了我,只是两个人情同姐妹,谁也没有说破,也不能说破。为此,王娅心里非常难过。她想了想,决定让老天爷来决定。就在跟我一起吃晚饭的那天,她之所以一个人去厨房拎水,其实是把一张纸条悄悄放在井口边醒目的位置,纸条上写着“季军,我爱你!”五个字。她在心里下了赌注,要是我看到那张纸条,就向我表白,要是看不到,就把幸福让给陈彩霞。
    说到这,王娅脸蛋红扑扑的,羞得赶紧把身子转了过去。
    听完这番话,我非常惊讶。我问:“我一个穷教书匠,而且还是代课的,有什么值得你们喜欢的。”王娅说:“关键是你人好,让人觉得踏实和可靠,况且你一直在自学考试,将来一定有出息。”
    没错,我之所以选择代课,就是给自己一个好的自学环境,虽然没考上大学,但可以通过自学圆我大学梦。而且我坚信,只要自己一直努力下去,一定会有好的前途。
    我问王娅为什么现在跟我说这番话。王娅说:“陈彩霞已经……现在我没有了顾忌,所以……我、我不想抱憾终生!”她说着,含情脉脉的看着我。可我并不喜欢她呀,我喜欢的是陈彩霞。我心里非常纠结,直接说嘛,怕伤她的心,不说嘛,有朝一日势必更让她伤心。正在左右为难之际,我只好突然转移话题: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送你回家吧!”

4

    看着王娅往她家里走去后,我并没有回学校,而是去了陈彩霞家。开门的是陈爸,问我有什么事,我说我跟陈彩霞是好朋友,特意过来看看她。进屋后,见她一副傻乎乎的样子,我忍不住两行热泪滚了下来。突然,我不知哪来的勇气,对陈爸说:“叔叔,我今天要跟你说实话,陈彩霞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是我一手造成的。”接着,我把那天发生的事简略说了下。陈爸听后,情绪很激动,抬起手差点一耳光扇了过来。我说:“叔叔,这件事不告诉你,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。如果打我能让您消消气的话,您就使劲打我吧!”
    陈爸眼里饱含泪水,说:“打你有什么用?”听他这么一说,我心里突然就有了底气,鼓起勇气说:“叔叔!我是罪魁祸首,如果您愿意的话,就让我来照顾彩霞一辈子吧!”其实这句话我已经考虑了好多天,只是一直没有那个勇气说出来。我喜欢陈彩霞,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。
    陈爸一愣,好半晌,才气愤地问道:“你照顾阿霞一辈子,请问你怎么照顾?你拿什么照顾?”我突然有了男子汉的气概,大声回答:“我娶她,我已经20岁了,我们村里结婚早的,像我这么大,孩子都会走路了。”陈爸不做声。临走时,我放下一句话,说到时会找媒人上门提亲的。
    提亲的事,尽管我父母极力反对,但他们拗不过我,最终还是答应了。我知道,在这个份上,陈爸已没有理由反对了。一个星期后,在媒人的撮合下,我去陈爸家下了聘礼。一时间,我成了人们议论的对象,纷纷夸我有情有义。几天后,王娅来学校找我,说这几天她也想通了,我能对一个患有精神病的人不离不弃,说明我真正爱的是陈彩霞。再说了,相比之下,陈彩霞更需要我。她说着,紧紧握着我的手,说:“祝福你们!”我说了声谢谢,她转身走了。

5

    在我悉心的照料下,陈彩霞的病情慢慢得到了好转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竟奇迹般地好了。她说,她也要参加自学,要跟我一样,有一个好的前途。我很惊讶,问她是不是被我的真诚感动了。她咯咯地笑个不停,突然过来搂住我的脖子,轻声地说:“我根本就没得精神病!”
    我惊讶得半天回不过神来,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。陈彩霞说:“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。你也知道,王娅也很喜欢你,我和她是最好的姐妹,我不忍心让她伤心。倒是那天晚上你装神弄鬼时,突然给了我灵感,所以就借机考验下你。当时我在心里给自己下了赌注,结果我赢了。当然了,关键还有一点,我曾在爸爸面前暗示过要和你好,结果他说,你就别想了,我女儿嫁给谁也不会嫁给那个穷教书匠。你想啊,要是不想个办法,我爸又怎么会点头同意呢。”
    顿时,我紧紧抱住了陈彩霞,感觉眼睛湿漉漉的,我知道,那是幸福的眼泪。(4120字)

原载《上海故事》2015年第4期
广告服务 | 公司简介 | 联系方式 | 意见反馈 | 版权声明
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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:浙新办[2006]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
通用网址:www.sbf999.com 地址: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:0578-6829101 6829956 Email:info@zgqt.zj.cn